1. <mark id="adisb"><acronym id="adisb"></acronym></mark>

      <kbd id="adisb"><noscript id="adisb"></noscript></kbd>

        <mark id="adisb"><acronym id="adisb"></acronym></mark>
          <kbd id="adisb"><noscript id="adisb"></noscript></kbd>
          1. <sup id="adisb"><acronym id="adisb"></acronym></sup>
            “名人”父親
              作者:房明州  時間:2020-03-09  點擊量:   
            【字體:

            說自己父親是個“名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但,從兒時記事到長大成人,在我的心目中父親就是個“名人”。

            父親今年已經93歲了,是個“老鐵路”,農民出生,大字不識,為了領工資,勉強能寫出三個字就是自己的姓名。1958年在民工大隊因說自己會做飯而加入了鐵路工作。從此,在蚌埠鐵路機務段普普通通的工人崗位上一直工作到退休。留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父親一直是干服務工作的,從最先的食堂炊事員到救援列車(專門負責處理鐵路事故的專業隊伍)上負責燒飯,再到洗澡堂“看澡堂的”(過去在單位對這個崗位都是這么稱呼的)。

            兒時感覺父親是“名人”的記憶是他每次獲得先進模范的情形,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單位里都會給先進模范人物披紅戴花,還會敲鑼打鼓的把先進模范以及他們獲得的獎狀送回家,讓左鄰右舍都能目睹當上先進人物的光榮。

            因父親單位公房分配的原因,我兒時曾住的一個不大的居民小區多半是大大小小的鐵路分局機關干部,我也一直為此感到低人一等,雖然周圍的鄰居對我們家都很友善,相處也很融洽,但在我童年的生活中始終是一個難解的結,我們一個工人家庭怎么會和大多是干部身份的人家住在一起。后來才知道,當時在這個居民區有一戶一樓的房子,可以兩邊開門,本來是分配給一名干部家庭的,可能是他的級別還不能完全享受整戶房子,按照父親分房的條件,單位就把我們兩家安排合住在這一戶房子里。童年居住的特殊環境雖然時常讓我感到自卑,但,每每看到父親獲得先進的光榮情景,又會讓我幼小的心靈感覺到父親的高大,也讓我感到自豪。

            成人以后認為父親是“名人”是我所見所聞他單位及周邊人們對父親的褒獎。父親退休前的幾年里都是在單位的職工浴池“看澡堂”的崗位上度過的,就是這么一份再普通不過的工作,父親許多年如一日,盡心盡力、無怨無悔,只要是他當班,就會像上足發條的鐘表一樣不停的工作,他會一次次把拖鞋拿到你的腳邊,甚至會讓浴池休息區的地面上不能有一點積水存在,拖把會一直在他手上。在他的心中就是要盡最大可能為職工創造一個舒適、干凈、整潔的洗浴環境。那時,父親單位里許多同事來浴池經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一進澡堂就知道今天是“老房”當班。我想,那時,父親已經是他身邊人們心目中的“名人”了。直到現在,偶爾遇到父親單位里我的同學朋友還有我能認識的父親當年老同事,他們還會對父親的工作褒獎評價一番,每當此時,我都會再次為有這樣一位普通工人身份的“名人”父親而感到驕傲。

            父親退休多年以后卻以蚌埠市冬泳協會副會長和“形象大使”真的成了名符其實的“名人”了。說來話長,剛一退休,父親的身體有一點小毛病,聽別人說堅持冬泳可以治好許多病痛,從此,他就像對待工作一樣,義無反顧的投入到了冬泳之中,從最初的一、二個人到幾個、十幾個人參與,再到后來幾十人組成的冬泳協會,并且有了他們自己的冬泳基地。這一游就是二十多年,從60歲一直游到了80多歲。還真別說,父親自從參加冬泳以后,身上的毛病和病痛還真的逐步好轉了,所以,那段時間他逢人便勸人家參加冬泳,不論老少,也不論男女,就像一個冬泳的布道者。冬泳協會成立時,因父親是當地參加冬泳的元老,年齡又長,人勤快又和善,人緣好,就被推選當了副會長。這下可好,父親像又有了工作崗位,全身心的投入其中,除了回家吃飯睡覺,他的時間基本上都在冬泳基地上。有時母親讓他做點事,他都會說我要去“健身塘”(大家對基地池塘的愛稱)沒時間。每天他會在大家來游泳之前先到一步,把基地環境衛生打掃一下。為了方便清理池塘水面,他還自己扎了一個簡易竹筏。有時,遇到有人帶寵物下水或是在池塘洗衣等,他都去勸阻,也因此遭到一些人的不解和責罵,但,這并沒有給他帶來絲毫影響,他依然繼續他的“工作”,因為,他已經把冬泳和基地視作自己的工作和崗位了。

            父親的付出和辛勤勞動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贊譽。原單位工會組織宣傳他、關心他,協會還有同事為他寫贊美詩,當地的媒體也多次采訪報道過父親。那時,我曾跟父親打趣說:老爸,你現在真是“名人”了,也是我們家“職位”最高的人了。記得在父親八十歲生日時,擔任冬泳協會名譽會長的一位市領導還親自參與組織協會成員為父親辦了一場盛大的生日喜宴,我也受邀參加,深切感受到了大家對父親的尊重和關愛。我想,做一個好人,踏踏實實做一些好事終究是會受到大家尊敬和愛戴的。我參加工作這么多年,每次見到父親對我叮囑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一心為公”,這也是他一輩子對自己的要求。我的成長與做人離不了父親的言傳身教。

            幾年前,我因工作單位搬遷父母親隨我們一起來到合肥生活,他也因此離開了他親愛的冬泳伙伴和他深愛的冬泳基地。初來合肥的那一年,父親還曾在附近公園的一片水域堅持游了一段時間,因為不像在蚌埠有泳友相伴,為了安全我們多次勸他你年齡這么大了(父親那時已經85歲了)一個人就不要去游泳了,可以走走路鍛煉一下就行了,可他還是固執的斷斷續續游了一年多時間。最后,可能確是因為自己年齡確實大了,還有可能是沒有了往日那么多泳友的相伴和相互的扶持而感到孤單,堅持了一年多以后,父親徹底告別了他鐘愛近三十年的冬泳。

            父親離開蚌埠冬泳協會來到合肥的這么多年,他的那些泳友們始終沒有忘記他,這期間,他們有組隊來合肥看望的,有打電話噓寒問暖的,還有一位現任的協會副會長因與我比較熟悉還加了我的微信經常詢問關心父親的近況,我也會把父親的一些情況通過文字或照片上傳與他。真心感謝這么多泳友對父親的掛念和關心。

            我所敘述“名人”父親的一些往事,普通至極,回想起來確實沒法與真正的名人經歷相比,可在我認為,父親因這些普普通通的小事而樹立起的“小人物”形象足以成為我心目中的“名人”。

            近年來,看著父親漸漸老去的身影,尤其是前二年父親突然發生過幾次走失后,讓我感到可怕的老年阿爾茨海默癥已經出現在父親身上,這更讓我對父親有了一種不同尋常的情懷,也更想用我這拙筆為父親寫點什么。我想有許多大作家、大人物等都曾寫過自己的父親而成為名篇,我可不想,更不可能成為名篇。但,我只想把我知道的父親那一點點的小事真實的記錄下來,算是我對父親的一種情懷、一種敬重,也以此感謝父親優良品質對我們的言傳身教。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免费一级爱片视频在线观看_av岛国小电影在线观看_亚洲AV优女天堂熟女_免费视频在线观看2020